首頁 >>區塊鏈落地場景之——供應鏈金融的前世今生
區塊鏈落地場景之——供應鏈金融的前世今生
發布來源: 金科優源匯 發布時間:2020-12-09


作者 | 安如峰
編輯 | 張嬋 


供應鏈金融是指從供應鏈產業鏈整體出發,運用金融科技手段,整合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信息,在真實交易背景下,構建供應鏈中占主導地位的核心企業與上下游企業一體化的金融供給體系和風險評估體系,提供系統性的金融解決方案,以快速響應產業鏈上企業的結算、融資、財務管理等綜合需求,降低企業成本,提升產業鏈各方價值。

在傳統額度管理中,核心企業占據了大部分金融機構授信額度,但融資需求偏弱,而大量的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旺盛,卻因自身資質難以獲得金融機構放款。隨著大客戶大企業對公業務市場日益飽和,與核心企業有真實貿易業務關系的上下游中小企業,就成了各大金融機構發展普惠金融的第一選擇,供應鏈金融也當仁不讓成為了打通金融科技與產業互聯網的橋梁。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供應鏈金融產品的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四百多年的發展歷史使其不斷豐富和完備,想要理解供應鏈金融產品的未來走向,回顧其發展歷史是很有必要的。筆者認為,四百年來,供應鏈金融經歷了經典時期、互金時期、區塊鏈時期三個時期。

供應鏈金融·經典時期



圖片

經典時期的供應鏈金融產品完全脫胎于保理服務。17 世紀末,伴隨著第一次工業革命的發展,英國的紡織工業迅速發展,向海外銷售紡織品,攫取殖民地原材料,成為資本主義初期實現經濟擴張的必由之路。同時作為新興殖民地的美洲大陸,人口快速增長,經濟加速發展,對歐洲宗主國商品需求強烈。新舊大陸遠隔重洋,雙邊貿易需求迫切,卻只能依賴落后的帆船運輸貨物,信息的通訊技術也只能依賴于信件。以英國為代表的歐洲出口商,對美國的市場情況和客戶資信了解非常有限,物流信息流資金流嚴重錯位。做一筆生意,從發貨到回款的周期長到令人無法接受,在這個漫長周期中,任何一個環節都伴隨著極高的失敗風險。

為保障貿易的順利進行,歐洲地區的出口商開始與新大陸殖民地的商業代理合作,交由后者負責銷售貨物并保證貨款的及時結清。由此,歐美貿易催生并繁榮了美國當地商業代理和保理商的代售活動。他們為歐洲的出口商提供在美國的商品寄售和貨物存儲、尋找買家并向其發運貨物,在向買方進行賒賬或放賬銷售的基礎上在一定期限后向買方進行付款催收等服務,收取傭金作為報酬。

面對這種貿易場景下的融資需求,保理服務橫空出世。保理全稱叫保付代理,提供保理服務的金融機構叫做保理商。對于買方欠賣方的應收賬款(打白條),按比例折價買斷賣方手里的應收賬款,等賬款到期時向買方進行付款催收。從而由保理商來承擔買方(進口商)到期不付款的風險,促成了雙方做成本不可能進行的貿易。在這種傳統場景下,核心企業大公司往往充當賣方角色,主動找保理公司融資,保理公司信得過大公司,卻信不過買方小公司,所以保理商可以選擇是否有權進行追索,在買方不能付款時,找賣方大公司出面追債。

我國的供應鏈金融,一般認為從 2004 年深圳發展銀行開始,通過對臺灣、日本的轉口貿易保理融資的學習,構建供應鏈金融產品。在傳統保理業務中,核心企業作為賣方,下游經銷商為買方,保理商占用核心企業額度進行風控,稱為正向保理。與之相對的是核心企業作為買方,上游供應商為賣方,占用核心企業額度,為上游供應商放款,由于額度占用方與融資方不一致,稱為反向保理。正向保理和反向保理一起,構成了供應鏈金融上下游融資的基本產品流程。

供應鏈金融·互金時期




供應鏈金融產品融資過程中,銀行承擔了比傳統流動貸款更多的風險,所以要通過保證產品的自償性來降低風險。保證自償性最常用的方式,就是保證貿易背景的真實性。保證貿易背景的真實性,貫穿在貸前調查、貸中審查和貸后檢查三個不同階段。貸前銀行需要找核心企業調查做確權,確定交易的真實性。貸中需要審查核心企業信用額度管控是否失效,是否存在一貨多押或多地子公司分別融資的情況。貸后需要檢查是否存在放款回流,保證付款方到期償付的能力。

貫穿在整個放款生命周期的風險,單憑銀行客戶經理本身的能力是很難承接下來的,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供應鏈金融業務的實施落地門檻。大多數金融機構開始搭建供應鏈金融線上平臺,控制信息流與資金流,降低實操難度。一批互聯網企業憑借技術優勢,切入供應鏈金融市場,供應鏈金融進入互金時代。傳統金融機構受鋼貿事件影響,基本放棄了向下游的供應鏈金融業務,業務開始收縮。一些強勢的行業龍頭企業,發揮行業地位優勢,自建供應鏈金融平臺,統一上下游資金流,鞏固自身壟斷地位,對下游收取高比例預付金,支付上游到期的賬款,中小企業重新回到被壓榨的地位。

供應鏈金融·區塊鏈時期




隨著區塊鏈的概念越來越普及,業界開始發現區塊鏈本身與供應鏈金融產品在結構上高度契合:都是多方參與,供應鏈金融涉及到供應商、核心企業、經銷商、金融機構、保險機構、物流、海關等多方角色。都有統一憑證的簽發、簽收、拆分、流轉、融資、回收。合同信息易于智能合約化,風控由依賴貸前模型變為流程中的風險監控。產業互聯網信息和 IOT 信息的上鏈,使得信息流、資金流、物流最終三流合一。所有節點的狀態一致,便于穿透式監管與穿透式結算。

供應鏈金融需要區塊鏈來確認點到點的強信任關系,需要區塊鏈實現一致性透明性的融資賬本,需要區塊鏈承載高級別的數據安全,需要區塊鏈建立信用自證體系,需要區塊鏈形成良好的交易秩序和商業生態。

供應鏈金融落地案例




我行推出的“民工惠”金融服務,就是供應鏈金融區塊鏈化的優秀落地案例。截至 2019 年 9 月末,我行已投放“民工惠”專項融資款 215 億元,為超過 214 萬農民工提供了發放工資服務。“民工惠”產品以區塊鏈技術搭橋建渠,運用大數據分析及模型測算,為勞務公司提供專項融資款,解決農民工工資發放資金來源。

無獨有偶,雄安集團也出臺建設者工資保障金管理辦法,在應用區塊鏈管理工程資金的基礎上,設立建設者工資保障金,采用“雙保險”方法保障建設者勞動報酬權益,從源頭上杜絕拖欠農民工工資現象。區塊鏈與雇主保障金機制相結合后,當區塊鏈平臺顯示雇主未按約定發放工資,一小時后平臺將自動觸發雇主工資保障金代付機制,由雇主預先設定的工資保障金賬戶,自動穿透式代付至民工指定工資卡,實現雇主“無感”狀態下的工資支付保障。區塊鏈與雇主保障金機制相結合后,對于未按約定發放工資的雇主企業,通過“黑名單制度”,對各企業的信用情況進行記錄與評價,評價將直接影響企業今后在全國范圍內的其他項目競標。

供應鏈金融開始進入區塊鏈時代,有價值的產業數據經過共識,本身也成為流轉資產的一部分,通過增信降低的融資成本可以直接在鏈上流轉。應收賬款電子憑證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可以做到真正的多級拆分流轉。通過區塊鏈打破數據孤島,連接各家平臺,銀行將國企央企的信用額度注入整個產業鏈條,傳遞到真正有融資需求的鏈條末端,做到精準滴灌,同時非銀機構也可以圍繞供應鏈金融展開業務,提高監管程度。穿透式監管使得代理行為不再完全依賴于組織上的天然信任關系,在可控可監管的前提下,銀行發揮B端客戶營銷優勢,保障交易公平公正,打破更多壁壘,把沒有可能做成的生意做成,像四百年前一樣。


注:本文系本站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 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熱門課程

關注我們

關注我們
325经典版下载 新疆35选7中三个号码 刮彩票技巧 浙江20选5预测号码 (*^▽^*)MG不朽的浪漫闯关 深圳风采今日开奖结果 (^ω^)MG K歌乐韵援彩金 新疆18选7走势 (★^O^★)MG进击的猿人免费下载 pt电子游艺怎么刷流水 佛祖天书特码资料 广东26选5开奖 (*^▽^*)MG大逃杀_官方版 (★^O^★)MG埃及旋转新手攻略 119期特码西不像图 (^ω^)MG圣诞奇迹_最新版 002期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