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為什么黃奇帆是產業鏈招商高手?
為什么黃奇帆是產業鏈招商高手?
發布來源: 地產氣象站 發布時間:2020-12-08

1

黃奇帆:如何做好產業鏈招商?


(一)產業鏈招商。
按上中下游產業鏈,利用已有的上游企業招引中游、下游企業,利用中游、下游企業招引上游企業,或利用中游企業招引上游、下游企業,形成上中下游產業鏈的優化配置。企業有利可圖,愿意集聚在一起,招商就能事半而功倍。比如,按照“垂直整合一體化”方式,將品牌商、代工企業、零部件配套廠一體推進的結果。總之,一個能上下游互相配套的、有較大市場規模的產業鏈體系,往往具有較強的產業集聚能力,能實現資源優化配置、降低運行成本,而這正是吸引世界級巨頭來重慶發展的撒手锏。

比如我在重慶,前幾年重慶這個地方一臺電腦都不生產,為什么能把重慶的電腦現在搞到中國之最?全球一年筆記本電腦的銷售和生產量是1.8億臺,一半在上海、蘇州、福建和廣東等中國沿海城市制造,內陸西部是沒有的。沿海做這個是加工貿易,從外邊把零部件原材料運到沿海很方便,加工完了大進大出,我在上海待過,很清楚這些情況,到重慶以后就發現要想沿海的加工貿易或者世界的這種產業集群到內陸來,必須解決物流問題,必須讓他的產業鏈垂直整合就在一個地方一下子解決掉。

建立健全產業“微笑曲線”。
一個產業領域中,有研發、生產、銷售、結算等多個環節,單個企業不可能“大而全”、“小而全”的干,過去幾十年由于交通工具便捷化推動世界變成平的,產生了水平分工的發展模式,也就是龍頭企業、品牌企業抓住品牌、研發和銷售結算體系,把各種零部件制造和整機組裝以水平分工分包給各類企業。這種分工對一個龍頭品牌企業來說,是合理的,能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形成良性的競爭力。

但對地方政府而言,世界并不是平的,如果產業發展沒有形成全產業鏈,重點招引的組裝等制造環節可能處于“微笑曲線”低端,除了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沒有太高的附加值,同時加工基地很不穩定,隨時可以拎包走人,企業很容易轉移到其他地方。

所以,一個地方要形成國際化主打產品的核心競爭力,就要在全產業鏈上下功夫,以垂直整合的方式,把研發、材料與零部件制造、物流、倉儲、結算、銷售等高端環節與整機組裝制造集于一地,占據“微笑曲線”全產業鏈,就能形成集群化競爭能力,這樣做對品牌企業還是水平分工的加工貿易模式,但對地區制造業則是垂直整合的產業集群。這樣,整個產業的“大廈”就能拔地而起,我們就能掌控整個“微笑曲線”,真正“微笑起來”。

2

為什么黃奇帆是產業鏈招商高手?


最近,黃奇帆針對“疫后”全球經濟發展趨勢,提出了全球產業鏈重構、產業鏈集群建設的重要觀點,引起中外學界廣泛討論。他在論述中,甚至對那個影響全球制造業20年發展、推動全球產業鏈分工的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平行論”提出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性質疑或否定。

黃奇帆認為:地球是圓的、世界也是圓的,而并非“始終是平的”。但必須注意:否定不是大搞民粹主義、國家主義的自我獨立和自我封閉,那種180度逆全球化的全盤推翻和倒行逆施是愚蠢的行為,而真正的否定一定是“揚棄”的過程,黃奇帆對全球產業“水平分工”的否定,實際正是基于“揚棄”的否定。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說說黃奇帆思考問題的方式。
都說他是金融市長,但這恐怕有些管中窺豹。正如世人所見,黃奇帆經常在金融方向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最著名的段子就是:2015年,當互聯網金融如火如荼的時候,黃奇帆在重慶金融工作會議上指出:所有把金融搞得很復雜的人都是騙子。

但是,通過多年閱讀黃奇帆的文章給我最大的體會是:黃奇帆已經把一切經濟事務融會貫通了。比如疫情期間,黃奇帆的言論涉及公共衛生、內需建設、政府管理、金融運行等幾乎所有社會和經濟的現實熱點。

為什么黃奇帆可以在如此多領域發聲?
認真琢磨就會發現:黃奇帆思考問題絕無本本主義,而是從經濟邏輯的基礎出發,依據現實條件推演未來,并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比如,黃奇帆為什么說“所有把金融搞得很復雜的人都是騙子”?

因為在他心中,對金融存在的意義有著堅定不移的三大基本信條:
第一,為有錢人理財,為缺錢人融資;
第二,信用、杠桿、風險——三者必須平衡匹配,否則失控,風險無度;
第三,金融不是自拉自唱的卡拉OK,必須為實體經濟服務,否則沒有靈魂,是毫無意義的泡沫。
正是這三大基本信條,讓黃奇帆面對重大金融問題心中有底、行為有據、進退有度、施政有序。

實際上,面對全球經濟格局的大演變,黃奇帆之所以能夠提出“產業鏈集群”的概念,恰恰就是基于他對經濟“基本邏輯”的深厚理解和忠實奉行。黃奇帆認為,疫情證明了傳統的、無視物理距離的全球產業“水平分工鏈”存在重大風險,而這個風險所帶來的經濟破壞力,很有可能是毀滅性的,至少是對全球經濟的嚴重摧殘。

怎么辦?
重構產業鏈,在低成本、高效率——傳統全球化產業分工基本利益訴求中,更多加入風險概念,尤其要更多加入“物理距離”的風險評估。正是這樣的考量,黃奇帆提出“產業鏈集群”概念,認為未來產業鏈構建應當遵從“某一產業在物理半徑不超過200公里區域內,垂直集合上、中、下游70%以上的產業部件”。而且黃奇帆認為,這不只是世界各國、同時也是中國的一個重大機會,抓住它將抓住全球經濟的未來。

說實話,疫情過程中,全球產業鏈所表達出的脆弱性令人憂心忡忡。尤其是西方一些國家不顧現實大搞民粹主義,甚至提出“政府貼錢幫企業回歸本土”,這都是前所未有的新情況,都是對中國乃至整個全球經濟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一時間,怎么看?怎么辦?成為各界討論的熱點。
而黃奇帆的表現似乎十分坦然,在他的認知中,追求經濟成本最小化、經營效率最大的利益訴求,這是市場經濟條件下亙古不變的鐵律,也是基本經濟規律。至于疫情讓人們看到了“不曾預料的風險”,這必然會導致改變,必然形成“揚棄”的解決方案,但絕不會依據某些政客的主觀意愿而退回自給自足的“小農時代”。

就這么簡單?是的。但真的簡單嗎?
當然不簡單。許多解決問題的方案就像“讓雞蛋立在平滑的桌面上”,看似簡單,但很少有人能夠突破“蛋皮”的束縛。

為什么黃奇帆能夠想到“摔破蛋皮”?
因為他是中國產業集群建設的先行者。當年,重慶電子產業從無到有、最終形成產業集群效應的過程,實際就是黃奇帆基于產業鏈特性的深刻理解而進行的成功實踐。辦法很簡單,黃奇帆問全球電子跨國集團龍頭,如果重慶可以在當地構成對你產品70%以上的零部件配套,你愿不愿意來投資?當然愿意。黃奇帆反過來問全中國的電子配套廠商,如果你們在重慶可以為全球電子巨頭就近配套生產,你們愿不愿意來重慶投資建廠?當然愿意。運輸怎么辦?黃奇帆找到鐵道部,告訴他們,如果我把渝新歐鐵路運量提高N倍,你能否減低運價?當然愿意。

就是這三句問話,N多方向的共同推動,重慶電子產業迅速起飛,短短幾年產值超過千億,變成中國配套最全的電子產業集群。在這個集群中,孫產業鏈、子產業鏈數不勝數,實際就是個“大鏈套小鏈”的產業鏈集群。

汽車產業也基本如此。汽車產業鏈集群的打造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提高了生產效率,使得重慶汽車成為中國高性價比汽車的代名詞。有了這樣的產業集群,勢必拉動圍繞產業集群展開的所有服務供應鏈,水路、陸路、航路三大交通基礎設施快速鋪就,生活設施和相關服務品質快速提升,等等。總之,孫產業鏈集群構成子產業鏈集群,子產業鏈集群構成母產業鏈集群,而最終形成三大產業鏈總體構成的經濟集群。

注:本文系本站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 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熱門課程

關注我們

關注我們
325经典版下载 (*^▽^*)MG海豚礁_正规平台 (-^O^-)MG巫师梅林游戏网站 (^ω^)MG好多寿司彩金 (★^O^★)MG壮志凌云爆分技巧 河北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码报图纸 海南论坛天涯社区 (^ω^)MG财炮连连_稳赢版 mg电子海底派对大奖 博易彩票平台安装 12057期31选7 青海快三走势 (*^▽^*)MG疯狂维京海盗_稳赢版 (^ω^)MG108好汉_电子游戏 2021年高频彩票停售 淘宝快3开奖结果